最迟到下周一

2020-06-20 20:58

在食堂边上的小超市里,记者遇到了一些错过饭点的学生在购买方便面。一位姓陈的大三学生说,“我们平常经常去美食城的,学校就只有一个食堂,一二楼就是买饭打菜的那种。因为美食城从早上6点开到晚上9点甚至10点,随时都能吃到东西,一般下课晚了,学校食堂没菜了,我们就会去美食城吃。现在美食城不开,我们吃东西挺不方便的。”

章院长称,学校是在2013年通过向社会公开招标的方式,出让食堂三楼的美食城两年的经营承包权,当时绍兴市凯德商务酒店有限公司中标。“我们签的合同是凯德商务酒店有限公司,不是马军喜个人。当时凯德商务酒店公司副总陈某来负责的。”

随后,记者找到了绍兴文理学院元培学院的章院长。他的回答出人意料:“美食城是公司承包的,跟学校实际上没关系。”

照美食城经营户赵某的说法,不是他们不愿意开张,而是要先“讨回欠款”。此前,他一直在美食城做盖浇饭生意。

一看这架势,经营户们慌了,集体找到了学校,要求学校出面解决问题。

现在,经营者也联系不上马军喜,从开学前到现在,电话一直打不通。

章院长说。“昨天上级主管部门跟我们一起研究开会解决。我们的方案是:一不影响经营户,二是尽快解决学生服务的问题,明天我们会有一个具体的措施来妥善解决这件事情,针对经营户的补偿,对学生的服务,也就是美食城恢复经营,最迟到下周一。”章院长认为这个美食城没开起来,影响到他们对学生的服务,“我们会跟学生表示歉意,对原有的经营户我们也不想他们有经济上的损失。”

但本来去年早就应该返还给他们的营业额,马军喜却一直拖着没给,开头说回家再给,再后来,人就联系不上了。“后来我们才听说他在外面欠高利贷,花销比较大。人已经辞职了,那不就是跑了吗?”

走进学校,食堂楼梯口左边立着一块群贤美食城的标牌,但三楼美食城大门,依然用铁链关锁着。

前天傍晚6点半,记者来到绍兴文理学院元培学院镜湖校区,周围黑乎乎的,基本没有什么餐饮店,车少人少。零星有一些路边摊在门口卖炒饭,烧饼,鸡蛋饼。

据绍兴文理学院相关负责人说,事实上在开学前,马军喜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3月10日,学校正式发文免去他的职务。

昨天下午,当记者再次来到绍兴文理学院元培学院时,章院长说所有商户的款项问题已基本解决。

经记者查实,赵某口中的马军喜是绍兴文理学院的化工学院老师,而且还是化工实验所的副主任。一个学校老师,怎么会去承包食堂,进而卷走食堂的经营款?

赵某说,美食城所有经营户的合同都是和马军喜签的,合同上盖的章是“三楼美食城”。“当时我看他(马军喜)穿得干净整齐,人说话也很斯文,看着就觉得是正经人。而且还是学校老师,并且是领导。我们就很放心,这总不可能出问题。”

“我们12家商户去年三个月的经营款加进场费和押金,总共约90万吧,学校这边的负责人马军喜一直拖着没给我们。”

昨天晚上,记者了解到,12家商户的款项已经结清,新的食堂管理方已与这12家商户签订了合同,其他商户也在陆续的解决当中,美食城现在也已经有工作人员在打扫了,如无意外,晚上将恢复营业。

但章院长却反复强调,马军喜只是管理方并不是经营方,是凯德的陈某委托马军喜等人来帮助他一起管理这个美食城的,并不是说转包给马军喜。

两天前,学校就已经采取了积极的措施,给学生供应夜宵了。同时,校方找到了原有的承包者,解决原有承包者的所有债权债务,也已经联系了当事公司的负责人。

据经营户们说:就是这个陈某,后来把美食城转包给了马军喜。赵某说,两年前,原本他在别的学校做生意,并且赚得比较好,就是马军喜把他从别的学校挖过来的。

“今天原承包商凯德商务酒店公司已经委托了一个承包者来付清之前所欠的一些款项。”章院长说,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教训,我们现在开始会很扎实地去做管理,千万不能因为承包出去了就可以相对放松管理,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全面监控食堂的经营了。”

一般大学生在美食城用餐都是刷卡消费的,相当于由食堂管理方代收营业款。“我们先自己垫资进货,食堂方面收到钱后会提留18个点作为管理费,扣除这些费用后,再把余下的营业款转给我们。去年三个月我的营业额有10.7万元,还有进驻食堂前要先交纳押金和进场费,几万元,也都没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