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

2020-05-20 06:34

2013年起,桐庐制定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美丽乡村民宿经济的实施意见》,多措并举推出民宿从业人员专业培训、上门办证、策划推介等各项服务,助力民宿跑出“加速度”。

在桐庐分水镇新龙村,一座“忆庐”民宿从荒弃老屋中重焕生机。在这座“再生民宿”中,以旧木材、老房梁柱等为装饰,并保留了石头墙、老梨树、老物件等乡土记忆,呈现出一派复古、田园和小清新范。

在桐庐富春江镇石舍村的“洒秀”民宿中,邢伟彬在传统民宿功能之上,增加了读书会、布艺展、影像展等各类主题活动,同时也售卖手工制作的布艺、瓷器等产品。他认为,民宿经济要升级,就要让民宿不再止于住宿,而是形成复合业态,做长“民宿+”的产业链。

近年来,桐庐还推行“桐庐名宿”工程,培育民宿示范村,引进精品民宿企业,出台《民宿旅游服务质量等级评定标准》,让民宿老板成了“追星族”,桐庐民宿经济正迎来由“有”向“优”、由“民”向“名”提升的升级版。

出台规范、探索模式、规范经营、产业配套……在一系列政策之下,桐庐民宿迎来了“乡乡有民宿”的百花齐放态势。如今,在荻浦村探孝义古风、于环溪村寻味莲花香、去新丰村感受畲乡风情……桐庐的民宿经济正串珠成链,成为乡村旅游和全域旅游的催化剂。(完)

“当前民宿业正面临消费升级,产品如果没有独特的内容和品质,很容易被淘汰。”民宿主人叶洪波认为,要打破“千宿一律”的尴尬,就要用匠心精雕细琢,提升品质留住游客。

除了单体民宿“跨界升级”,桐庐多地民宿产业还依托村级产业配套,“抱团”获得跨界融合的力量。

当前,桐庐民宿的经营户个数、总床位数、接待游客数,在浙江都名列前茅,尤其是精品民宿的数量和质量,更处于相对领先地位,基本形成了高中低兼具、中高端为主、具备一定特色的民宿产业结构。

比如,桐庐江南镇环溪村就将“莲”元素深深植入民宿之中。在这片周敦颐后裔族居地,家家户户会在房前屋后种上娇嫩可人的碗莲;在莲香浮动中,村中还建有莲文化体验店、家庭莲酒作坊等配套设施。

不只是叶洪波寻求内容升级,近年来,桐庐涌现出了景观特色型、古村落文化体验型、乡野田园型、农业特色型等不同风格的民宿,更有静庐澜栅、未迟、厚院村舍等高端特色民宿,纷纷成为爆款。

不止于此,桐庐的多个乡土文化民宿,皆充分利用村落资源,跨界发展。比如,以民宿为载体,桐庐县荻浦村民宿将牛栏猪圈改造成的咖啡厅与茶吧,将文艺小清新融入乡村图景;云夕·深澳里民宿将乡村老宅爆改成文艺书店,“民宿+书店”让深山古村更添书香……

吴国龙表示,近年来,桐庐民宿不断营造“业”的生态,因地制宜对民宿集聚村落配套关联产业,不仅让农民在“家门口创业”,还使不少“空心村”成为农村“二次创业空间”,激活了村庄发展动能。

为了更好地引导大众民宿集聚发展,桐庐各乡镇(街道)督促指导各个民宿村建立完善民宿管理机构和制度,实行客源统一组织、统一接待、统一调配,规范接待市场。